周兴禄教授学术专著《米芾研究》出版

发布时间: 2018-03-25 浏览次数: 13

    贵州大学历史与民族文化学院(中国文化书院)教授、贵州省教育厅高等学校人文社科研究基地——贵州大学中华传统文化与贵州地域文化研究中心研究员、贵州大学孔学堂中华传统文化研究院研究员周兴禄博士学术专著——《米芾研究》,于20183月由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

    该著为作者所主持国家社科后期资助项目“米芾文学及书画理论研究”(编号:16FZW019)的最终成果,获贵州大学优秀学术著作出版基金资助。

    米芾是宋代著名书法家、诗人、书画理论与鉴藏家,颇受近一千来学界关注。近十余年来,周兴禄教授较为集中地关注米芾研究问题,曾在首都师范大学书法院从事博士后工作,师从书法大家欧阳中石先生,并已撰写了十七篇关于米芾的学术论文发表。此次出版的《米芾研究》一书,即是在其博士后出站工作报告修改、完善的基础上,同时整合一系列研究成果而最终形成本著作。

    全书共38.4万字,主要研究米芾身世、文学、书画和学术著作四个方面,各部分多在古今研究阙如处着笔,进一步拓展了米芾的研究领域。同时,书中还附有较多米芾书法图片和研究统计表格,内容翔实,图文并茂。


著名学者、《文学遗产》原主编陶文鹏先生为本书作序。其序言中总结了本书具有“集成性、综合性、当代性、可读性”这四个特点。

关于集成性,陶文鹏先生认为:“(本书)充分吸收了古今关于米芾的研究成果,并予以系统整合、提炼、归纳,……还进一步拓展了米芾研究领域,可谓集历代米芾研究之大成并有创新的学术硕果。”对本书的综合性特点,陶文鹏先生表示:“这本书能够打通文史与书画艺术研究领域界限,……综合运用历史学、政治学、文艺学、文化学等研究方法,注重各学术领域间的关联,使研究成果带有综合性,其见解比前人更全面、辩证、深透。”在关注当代方面,陶文鹏先生认为:“这部新著主要研究米芾其人、其文艺理论与创作,但作者也关注当今书法现状和存在问题,对今后书法研究、教育、学习、创作实践以及学科建设等都提出了自己的思考,给予读者多方面的启迪。”

陶文鹏先生在序文中还认为:“这本书不仅有新颖独到的学术见解,而且文辞雅驯,具有较强的文学性、可读性。……全书融学术性、文学性、可读性为一体,给读者以强烈的感染力。”

附:陶文鹏先生为本书所作的《序》:  

陶文鹏

二十馀年前,我震惊于米芾文学、书画多方面的成就,曾对之发生浓厚兴趣。米芾富有传奇色彩的人生历程、精美绝伦的书法艺术、独具一格而又父子相承的“米点山水”绘画风格、清雄绝俗的诗词文赋、高超的书画鉴定本领与精辟的理论见解,都使我由衷赞叹,并撰写了《米芾山水诗论》一文,希望循此对米芾做进一步的深入研究。但十分遗憾的是,由于编辑工作较忙,更主要是我对书画艺术所知甚少,故而未能将此课题继续研究下去,只好寄望于日后有博通文史又雅善书画的学者能对米芾做综合性探讨,使世人更加全面、深入了解这位伟大艺术家的造诣。

周兴禄博士的这部新著《米芾研究》论述了米芾的身世、文学、书画、学术著作诸方面,相当程度上弥补了我的遗憾。我满怀喜悦,通读一过,获益良多。概括地说,这本书主要有四点特色:

一是集成性。兴禄君在细读米芾原著、认真校勘整理文献资料的基础上,充分吸收了古今关于米芾的研究成果,并予以系统整合、提炼、归纳,对前贤深思精见处,则标举揭示之;前贤有欠明晰处,则发挥引申之。这本新著还进一步拓展了米芾研究领域,可谓集历代米芾研究之大成并有创新的学术硕果。如关于米芾身世,兴禄君不仅利用了清翁方纲与当代曹宝麟的米芾年谱年表、罗绍文关于米芾族裔的考辨论文等,还新搜得欧阳修《东莱侯夫人平原郡夫人米氏墓志铭》一文与宋上官融《友会谈丛》关于米信二子的记载,考见米信之父兄及其子侄、孙女等久为人忽视的材料,揭开米芾讳言的姓氏、族裔、家世及其与宋廷复杂纠葛之一端。再如,兴禄君对米芾传世书法作品做了详尽叙录与综鉴,深入细致地论述了米芾执笔、取法、临摹、集古字、笔法、结体、章法、风格、内容、地位、影响与学习米书的方式。特别是对米芾书法的内容、章法及历代评述米芾书法“缺点”的揭示,更能实事求是,辩证分析,推陈出新,成一家之言。

二是综合性。这本书能够打通文史与书画艺术研究领域界限,注意到米芾文学作品乃至涉及书画见解的题跋多数是以书作形式流传,在书画题跋与理论著作中也体现了其文学风格;米芾的书画、诗词、文赋及理论著作是其生平、个性、思想不同形式的展现,而米芾生平际遇及思想个性又与其独特家世及其所处时代风气、社会风尚密切相关;米芾书法作品是其文风的字面表现形式,而书画实践又是其理论的发端和检验依据。这本书努力沟通文史与书画之间的联系,对米芾予以整体、综合的观照,故而新见迭出。如:指出米芾出身武人家族却生逢重文社会;文艺兼长却出身冗浊、未得一第;他“不入党与”,却处在党争最激烈之际;他有修齐治平、致君尧舜之志,但一生周旋权贵间,只做闲差下僚、难有作为;因为不能济世,遂以“颠”为护符,以“洁”示心志,辛勤艺事,寄情书、画、奇石等玩物,便有托而逃的意味。无论元佑党人,还是新党、蔡氏集团,甚至帝后贵族,皆不以米芾为政敌,而盛赞其书法绝技。正是这样的学养境遇,使他书风跌宕,文风绝俗,颠压当时,书传千古。这种看法综合运用历史学、政治学、文艺学、文化学等研究方法,注重各学术领域间的关联,使研究成果带有综合性,其见解比前人更全面、辩证、深透。

三是当代性。这部新著主要研究米芾其人、其文艺理论与创作,但作者也关注当今书法现状和存在问题,对今后书法研究、教育、学习、创作实践以及学科建设等都提出了自己的思考,给予读者多方面的启迪。如作者在研究米芾书作内容时指出,现存米芾书作主要是书写自撰的诗文、书信,多发自肺腑,情真意切,文辞畅达。因为所书是自己的作品,米芾在笔法、结体、章法等方面无不挥洒自如,得心应手,人们欣赏时深感其作品书文双美,浑然一体。兴禄君进而指出:这一特点尤其值得当今书法创作学习借鉴。当今书展、书赛应大力提倡内容自撰,力求书文合璧,共同显示出作者的情思、个性与风格。兴禄君又发现:米芾书作章法字组组合变化丰富,行气连贯而摇曳,呈单轴摆动;各种对比元素众多,包含运笔虚实、墨色枯润、线条粗细、字形大小等,对比都异常强烈;整篇布局天成,结字成篇,依字形繁简和所处位置,随机变化,犹如行云流水,章法非常自然和谐。由此,他坦诚地批评当今的某些书法作者为了追求章法新奇,换行突兀,结字生硬,有失自然和谐之美,不足为训。兴禄认为:书法是讲求作字技法及行文、载道的学问,书法家应是书写技法高超而又通史能文、富有思想的文人;米芾的杰出的书法艺术不仅是出于他的高超书写技法,而且得益于他在文学、绘画、学术等多方面的学养,没有这些学养的滋补,他的书法成就与历史地位也不会有如泰岱之高。这是不刊之论,对当代文艺创作者有深刻的启示意义。

四是可读性。这本书不仅有新颖独到的学术见解,而且文辞雅驯,具有较强的文学性、可读性。兴禄君能诗擅书,会通艺理,文笔条畅,又笃爱米芾个性,同情其遭遇,崇敬他的书法成就,所以字里行间流露出对米芾的仰慕之情,如:首章论述米芾生平思想,考叙结合,语言明快畅达;次章品评米芾诗词文赋,笔触灵动,墨韵飞舞,如同对原作进行再创作;第三章论米芾书画,条分缕析,阐述到位,妙语连连,酣畅淋漓;结语赞美米芾是历史时空中的一颗光芒灿烂的巨大恒星,又作“再致老米”四言古风共八十四句,一韵到底,评颂兼备,一唱三叹,热情洋溢。此外,关于米芾个性形象、书画艺术魅力的描绘皆精准生动,比喻贴切,逻辑性强。全书融学术性、文学性、可读性为一体,给读者以强烈的感染力。

周兴禄君自幼爱好诗、词、书、画。三十馀年来,他日课诗书,临池不辍,取径宽广,转益多师,在诗词、书法的学习与创作实践中相互融通。他在贵州大学就读硕士研究生期间,得到房开江、王晓卫先生悉心指导,打下了坚实的古代文学研究与诗词创作基础;后考入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攻读博士学位,跟随诸葛忆兵教授从事唐宋文史研究;其后,又进入首都师范大学书法院做博士后,师从书法大家欧阳中石先生研究书法文化,颇受欧阳先生器重,亲承教诲,陪侍杖履达五年之久;他还有多年在基层一线从事书法与国学的教学实践。以上的经历,使他具备了打通文史与书画艺术的能力。兴禄君为人真诚朴厚,治学踏实勤奋,相信他在文史研究与诗书创作上一定能不断取得新的收获。我曾主持过他的博士论文《宋代科举诗词研究》的答辩,忝有师生之谊,欣见其新著《米芾研究》问世,嘉其有成,乐为之序,以为勖励与共勉。

二〇一六年十二月十六日草于中国社会科学院文学研究所

  

  

图文:中国文化书院(阳明文化研究院)中华传统文化与贵州地域文化研究中心 办公室

 
 
版权所有:36365线路检测中心(阳明文化研究院)    

电话:0851-83623539 传真:0851-83620119 邮箱:whsy@gzu.edu.cn

地址:贵州省贵阳市贵州大学(北区)中国文化书院